赏民俗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走进兴城->兴城文化->赏民俗

父亲(散文)

来源:兴城市融媒体中心 添加时间:2019-10-22

  ★刘欢   时间真是快,好像还没有好好看看春天,夏天就来了。

  周末回老家,宝宝很久没看到姥爷,有些生分。尽管这个小老头满眼透着喜爱,烨宝还是不让姥爷抱。姥爷不知从哪找出一个电筒,打开关上还不时做着鬼脸吸引烨宝,依稀想起年轻时的爸爸就是这样逗我的啊。

  我好像很久没有这样认真地注视我的爸爸,又是一年春种时,日日风吹日晒,他的脸更黑了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我看到的爸爸总是黑瘦黑瘦的,胳膊上还蹭了一块泥,洗不掉一样,我问他怎么不洗干净,他就笑了笑。自从妈妈来我家带孩子,他一个人在家,生活更加粗糙了。起早贪晚的上班,一盆菜要反复热很多遍,几张干豆腐放在冰箱好像永远不会过期,早晨面条晚上面条,衣服倒是会洗,但也是马马虎虎,家里更是到处是灰……

  但他从来没有抱怨过,相反还要安慰一家老小的情绪。春节过后,妈妈又来我家帮我带宝宝,她有许多无处安放的情绪,住不惯城里的楼房,看不惯我们生活里的种种。那段时间我白天上班,晚上带孩子,又处理不好和妈妈的关系,很焦虑,我给爸爸打电话需要他去劝说我妈妈。一天晚上,爸爸喝了些酒,给我打电话。他说:“你要体谅你的妈妈啊,她呆不住,也惦记我。但是也一定会帮你照顾孩子的。”爸爸又说:“闺女啊,第一次去你现在的家和亲家见面,回来爸哭了很久,我的闺女嫁人了,离开这个家了……”

  我的宝宝在睡觉,我拿着手机在没开灯的房间里,泪水如泄洪,又装作满不在乎,只回应哈哈哈,不想打断他。

  小弟在城里已闲置六年之久的房子终于开始装修了。我带爸妈去看房子,爸爸站在卧房的窗户望出去,沉默着,这个在农村盖了很多房子的瓦匠好像真是一个老头了。妈妈给他打电话叮嘱坐公交要准备好零钱。这城市不大,可我也总是担心这个小老头会迷路。

  我的生日是三月初五,他一个人在家过生活忙得忘了时间,初七一大早就给我妈打电话提醒她给我煮鸡蛋。临出门前,我妈塞给我一百块钱,说:“你爸说你过生日,让你买点好吃的。”

  好像自己是忽然长大的,儿时的记忆渐渐模糊。可我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依稀记得几个画面:一是学自行车时。大概小学二年级,个子不高还干瘦,跨在比自己个头高的带梁的自行车上,歪歪扭扭竟然可以骑出去了。一天放学后,我又和后院的伙伴一起骑起来。一个不留神,就被车子压在下面,正好压在脖子上,我的伙伴一言不发地走了,留下我恐惧无助挣扎。正好爸爸下班回来,他几乎是从车子上跳下来的抱起我。还有一次爸爸从河里抓鱼回来,让我给一个屯的三大爷家送鱼。我一路小跑回来时,正好赶上后院的大黄狗睡完午觉,听到我的脚步声倏地起身向我狂追。我大喊,距家还有几百米,“嘿……”呵斥声传来,那狗站住了。爸爸站在院墙上威风地扬手,我双腿发软泪如雨下。

  我毕业六年,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。在北方的小城压力甚大。渐渐地不爱回家,不愿意听父母唠叨。一天晚上,爸爸打电话,他说不用着急,结婚还是要找自己喜欢的。那晚我在单位的单身宿舍里看着窗外点点灯火,努力不让自己走音,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。不久后舒淇主演的电影《大龄剩女》中,由金世杰扮演的父亲的一段话走红。我拉着老公在银行的服务大厅一定要看完这一段,告诉他,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老粗,但他也和我说过这样一段话。

  我的小老头儿啊,虽然你从来不会表达,但我知道你有多爱我。

葫芦岛市政府网站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