赏民俗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走进兴城->兴城文化->赏民俗

小镇生活(散文)

来源:《兴城新闻》 添加时间:2019-07-09

  ★费城

   闲来无事,沿着城关老巷徜徉,一面观瞻小城旧貌换新颜的妆容,一面细致聆听它沉静如迷的呼吸。事实上,城郭的建制并不算太悠久,然而也颇有些年月,有其深入纹理的故事与往事。河道两旁,民舍参差,中间是石板路,表面光洁透亮,一路伸延。可以想见,那些过去年月里,也曾有过别样的繁华与喧嚣。一如这座山间小城,四面群峰环绕,将山城岁月拢在掌心,赐予它宁静、自在与祥和。
  薄暮里,烟火的气息在我们四周弥漫,一串细微的咳嗽声,隔着木门,在炉膛深处闪亮,回忆里透着土香,是童年的味道,仿佛我们从前的故家。时光在这里慢了下来,往事徘徊不去,那些洋溢在心间的念想,静默到无声,仿佛记忆也在这里驻足、聆听。沿着杂花飞溅的小径一路行去,让我惊异于巷陌深处竟藏有如此美好的景致,原来生命的美丽无处不在,也时常绽放在鲜有人驻足的地方。生命繁衍,不断不止,如同一棵树,一直站在那里,闪烁着满树隐秘的语言,只待有心的路人去细致解读。
  多少年来,山城的人们奔走于熙熙攘攘的市井深处,找寻着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活。我每次到来,都会选择一间僻静的屋子小住两日,待到赶圩场的日子,便可买到当地人自己出产的土物,比如棉鞋或者草编的鞋垫一类的小饰品,做工精湛、漂亮而实用。平日里,我们埋头于日常事务,常常忽略了四季的更替,以及青草和花朵暗自枯萎时隐忍的苦涩。突然想起那年那月,我们沿着铺满野花的山道踏青,鞋面上满是清晨的露水和青草的气息,树枝上的点点露水落在脸上,有种沁入肺腑的凉意。旧宅庭院,木窗虚掩,我在窗边阅读,如同翻阅昨天。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,那个门槛上端坐的寂寥少年,思绪总是飞得很远。多年以后,忘了某年某月某日,大约在那个花开的季节,我在院前的花树下捡拾被风吹落的叶子,在阳光渗透的叶面上,我分明看到写满整个季节的怅然与苦涩,一种久违的凛冽流遍全身。此去多年,此间的迷离与绝望,大约连自己也无法说清……
  就在巷陌深处,也不知是谁家的庭院,落英满地。和煦的风吹拂庭前草木,缕缕花香扑面而来。抬头张望,便看到院墙高处几朵白花掩映在枝叶间,静静绽放生命的美丽。我问庭前清扫落花的老太太,她告诉我,那是玉兰树。“那一棵更美!”她指着前头几家的门前,那里有一株更大的花树。那株花树就生长在院墙的拐角处,树干高大笔直,蓬勃的树冠向天空舒展,伸展的枝桠如有力的臂膀,一簇簇白花在浓密的枝叶间摇晃着,花期正浓。我在树下转了几个圈,又抬头张望,把手掌鞠成帽檐,眯缝眼,用目光丈量树身的高度。那树身却越发挺拔且高大了,它伸展的虬枝,如同臂膀,将满身枝叶甩向天空。多渴望,能够像一棵树一样,在凡世洪流里静心生长,抽枝发叶、萌花结果,待到东风化雨,酝酿一季相思。闭了眼,耳边悠长的风吹响了满树叶子,紧接着又吹过干瘦的树梢,发出空空的回声,仿佛要将往事沉到黑洞洞的记忆里去……
  在那株高大的玉兰树下,还生长着几株其他的树木。对于不谙花草树木的我而言,所有不知名的花木,我以为都将开出不知名的美丽。不知名的好处在于,不必刻意去探究事物的本相,反而能以最朴素的心境去面对最单纯的生命,只有抛开世俗刻板的意念,才能以最简单、最无包袱的语言进行一番深入交谈。
  在同一条巷子中,几乎每户人家门前都栽有不同的花草,却不约而同在这个季节绽放。我一边缓缓行去,一面欣赏竞显风采的植物,它们各有不同,却又互不干扰,树枝与花朵在各自门前尽情吸收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阳光和雨露,然后,吐露各自的芳华。这让我想到《诗经》中的草木虫鱼,它的意义原来并不只是书面上的名词,人们的智慧和情感也寓意其中,人们的人生苦乐,借由花草树木芬芳的语言,静静品咂出生命的意义。
  有人说,一座城市的气韵,不在高楼大厦建了多少,而是留下多少“空儿”,能够让人们盛放内心的柔软。事实上,世上最好的时光,都是些无用的时光。我深以为然。坐在幽暗的树影间,闭上眼睛,一瞬间,空冥;一瞬间,痴迷。回首一路行来的苦涩、艰辛与迷茫,都如流水淌过的人生,不过一瞬间。而所谓人生,无非是轻轻走过,努力留下痕迹,证明自己活过,爱过,认真过,奋斗过。成功过,也失败过。而那些结伴倚窗的青春,注定消逝在苍茫岁月的那一边……
  沿着河堤向远处张望,我这才发现,原来这里几乎每户人家门前都栽有盆栽,一些人家的花木大概缺少了管护,已经蒙上灰尘;另一些则鲜丽欲滴。这样看起来,小城生活便少了点急躁,多了些许从容与淡定。从几株盆栽的花花草草里,大致可以想见居住在这里的人们,除了工作外,还拥有几分闲情雅致,他们知晓如何享受生活,也必定拥有那份恬淡包容的自在闲暇。
  脚下是悠长伸延的板路,头上是深邃湛蓝的晴空。如果巷陌深处的每户人家门前,都栽种有几株淡黄浅红的花朵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心情也必定是充满愉悦的。 

葫芦岛市政府网站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