赏民俗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走进兴城->兴城文化->赏民俗

父爱(散文)

来源:《兴城新闻》 添加时间:2019-06-05

    ★吴岩
  不惑之年,总是爱回想小时候的父亲,最初的印象应该起源于初有意识三岁左右。那时候,我家和村里大多数人家一样,低矮的草房大门口上分明摆着“贫穷”二字。我家姊妹多,总共五个,上边三个姐姐一个哥,我排行第五,是家里的“老疙瘩”,每个孩子也相差不过两三岁,一顺水儿干吃粮食不干活,所以明显显示一家劳动力不足。母亲像一只蚁后,除了生孩子就是照顾孩子,倒不开时间出去劳作,全家的重担都落在了父亲一个人的肩上。可是,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懂,也从来不操那份心,只知道找哥哥姐姐玩,对每天早出晚归的父亲,感到既陌生又害怕。
  每天早晨睁开眼,太阳都已经爬得老高,父亲早就吃完早饭下地干活儿去了。因此,早上见不到他,到了晚上天色将晚的时候,哥哥姐姐们都放学回家了,妈妈就将我托付给了大点的姐姐们,独自一人到厨房做晚饭去了。而我们每每都能抓住这个空档儿,玩得很疯很疯,炕上、地下,乱作一团,你推我扯,叽叽喳喳,哭哭闹闹,可无论我们怎么玩得起劲儿,只要隐隐地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长串的脚步声,间或几声沉闷但不很响亮的咳嗽,我们就知道:父亲回来了。于是,所有的打闹声、嬉笑声、哭喊声都会在那一瞬间戛然而止,像无声的军令,任凭那时只有三岁的我,也能从哥哥姐姐们迅速恢复严肃的脸色中看出个分晓:父亲回来了——就不能再闹下去了,哪怕吃了点小亏也不能再讨要了;哪怕哭到半道儿,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,也要强行吞咽下去;哪怕兴致勃勃意犹未尽也不能再找伙伴了……那个时候,我觉得:父亲好可怕。每次他一回家,哥哥姐姐都自动恢复了学习状态,而我则乖乖地跟在妈妈身后,不敢多看父亲一眼。
  其实,父亲不打孩子,哥哥姐姐那样做是为了让劳累一天的父亲回到家能够安静地休息,不敢惹他不高兴,也为自己不能帮上父亲而感到无能为力。因为那时候生活压力实在太大了:五个孩子张着小嘴要吃饭,五双小手伸出来还会要钱……父亲的表情向来都是严肃的,这让我们无法与他接近,他也不善于和我们玩闹,但父亲心里着实为五个儿女操心。那时候,生产队里分出来的定量的口粮,别人家的不够吃,还要到野地里去挖野菜,可我们一家从来没有因为没有粮食挨过饿。父亲是个有头脑的人,喜爱读书,从书里学到了不少知识,又有相当的文化水平,他就想方设法地养活我们。随着孩子们慢慢地成长,我先后目睹了父亲由大队会计,到种植果树、做粉条、做豆腐生意、养蜜蜂,到后来开起了榨油厂,还有前几年一直经营饲料站。一路走来,其中的艰辛是我们这一代人无法体会到的。虽然父亲从没搂抱过我们,也没能和我们嬉戏过,甚至不曾施舍过一个慈祥的眼神,但我们都明白,他有他爱我们的方式,是他让我们衣食无忧、健康快乐地长大成人,那一脸的严肃是生活的疲惫与对命运的抗争。如今想来,父亲真的很不容易,直到我们姊妹都纷纷结婚生子,他还有操不完的心:哪个孩子生活困难啦、哪个孩子身体不好啦、哪个孩子又需要他的帮助啦……我们都觉得:父亲变老了,慈祥了,唠叨了。
  父亲今年七十多岁了,前几年把自己经营的饲料站交给了哥哥,说干不动了。四个女儿也都结婚在外地,他和母亲开始了真正的老年生活。家里有了点儿闲钱,孩子们也不伸手要钱了,他就买了心爱的数码相机和电动车,一天天挺神气的,这才是他自己的生活。现在烟也戒了,身体在妈妈的精心照料下,保养得很好,没什么大毛病,这也正是我们五个儿女最欣慰的事儿了。我们都祈盼:父亲、母亲健康长寿。
  今年的父亲节快到了,我就把这篇文章作为礼物送给他吧! 

葫芦岛市政府网站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