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新闻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新闻动态->社会新闻

糖画背后的老手艺

文章来源:《兴城新闻》 添加时间:2017-10-10

  □特约记者 杜志刚
  在兴城市宁远驿馆正门内侧,人们经常会看见一位作糖画的老人,他头戴瓜皮小帽,身着蓝灰色唐装,在音乐声中,手中的小铜勺上下飞舞,金黄色的糖丝从铜勺中均匀地流淌下来,转眼之间,一幅惟妙惟肖的糖画便呈现在大理石案板上,令在场的观众赞叹不已。
  作糖画的老人叫刘宗宝,今年68岁,老家在锦州市古塔区长安街,2016年10月来到兴城,一直在宁远驿馆靠卖糖画为生。
  据刘宗宝老人讲,他的爷爷刘鹤亭是老手艺人,常年在锦州走街串巷卖糖画。那时候刘宗宝还小,爷爷作糖画的时候,他就站在一旁看。刘宗宝多次嚷嚷着要和爷爷学作糖画。但是,爷爷把自己的家什(工具)看得比什么都金贵,从来不让刘宗宝碰一下。刘宗宝只好趁着爷爷不在的时候偷偷地学。一次,趁爷爷上厕所的机会,刘宗宝拿起铜勺画了起来,他画的小松鼠虽然不那么老道,但也有模有样,当时就被一个顾客买去了。爷爷知道这件事后,不但没有责怪他,还经常给刘宗宝制造机会。渐渐地,爷爷的糖画手艺被刘宗宝传承下来。
  刘宗宝介绍说,糖画好看、好吃、好玩,制作的过程看似很简单,但是,背后的功夫很复杂。最重要的是,作糖画的人要有悟性,要有绘画功底。从工艺上说,第一道工序是选料,要选择上好的白砂糖或红糖,还要加入适量的冰糖,这样,作出的糖画不仅色泽鲜艳,口感也甜脆。其次是熬糖,要掌握好火候,火小了,糖融化不充分,作不了糖画。火大了,糖会“翻砂”,”翻砂”就是糖稀焦化了,焦化后的糖稀更作不了糖画。只有通过多年的实践,才能掌握熬糖的要领。刘宗宝告诉记者,作糖画的工具也非常讲究,锅、勺子以黄铜材料的最好,因为黄铜导热快,不粘锅,作出的糖画口感好。
  “我的这些工具,除了这个液化气罐之外,都是当年爷爷用过的。”说着,刘宗宝打着火,一边熬糖,一边讲解起来。他介绍说,糖画是以勺为笔,以糖稀为墨,技法上讲究“抖、顿、溜”,要做到收放自如,太快了,“运笔”不到位;太慢了,糖稀容易“打堆”,没有三五年的功夫,是学不成糖画的。说话间,一幅糖画在老人手中大功告成,经过短时间的冷却,再在糖画上压上一根长长的竹签,一个用糖画成的小动物便立在了观众的面前。
  “我画的都是动植物,因为我的消费对象主要是少年儿童。十二生肖、小花小草、飞禽走兽,孩子们喜欢什么我就画什么。”刘宗宝告诉记者,自己的糖画大多以写实的手法,这样画出来的东西更接近实物,孩子更喜欢。说起糖画的价格,刘宗宝说,由于不同的题材用工、用料、复杂程度不同,所以价格也不一样,5元、10元、15元的都有。“做生意不能做得太死板,有时候赶上孩子的家长不在现场,孩子眼吧眼望地守在这儿,白送一个也得认。”
  说到糖画手艺的传承,刘宗宝说,现在,一些老手艺传承非常难,主要是没有市场,他自己的孩子们没有愿意跟着他学糖画的。“以前,我走街串巷,城管不让在街面上摆摊,想要稳稳当当作糖画根本做不到。幸亏在宁远驿馆找到了安身之所。”刘宗宝向记者透露,现在,生意最好的时候,每天能赚五六百元,最不好的时候一天几十元,平均下来一天能赚200元。“我就在这里撂地儿扎坑了,说不定哪一天有年轻人愿意跟我学,我就把作糖画的手艺传给他。”